(對要四處奔記憶體跑的快遞員小王來說,高溫下,只有礦泉水最懂他。“咕嚕咕嚕一下肚,我便又能忍耐半刻。”)
  
  (為了避免中暑,小王選擇在樹蔭下,租屋把快遞件逐個擺好,等大學城的學生們來簽收。)
  
  (長沙竹北買屋的八月實在太熱,開工沒多久,小王的T恤就被汗水浸濕了一大片。)
  編者按:高溫津貼本身也許降不了高溫,但可以清涼咱們迎戰高溫的心情。在高溫“烤”驗瀟湘大地的季節,高溫津貼,你享受了嗎?從今日開始,紅網推出系列報道《高溫津貼:“享”說化療副作用愛你不容易》之二:
  相關鏈接:
  【高溫津貼】建築工人:吃點消暑租房子藥總比等著拿錢靠譜
  【高溫津貼】長沙KFC外賣員:每月只能領100元高溫津貼
  【高溫津貼】老環衛工人:綠豆加白糖領了5年
  【高溫津貼】公交司機:高溫津貼發放標準規範但願漲一漲
  【高溫津貼】超6成網友不瞭解 市民希望政策宣傳落實給力點
  【高溫津貼】長沙檢查高溫津貼落實情況 重點在三大行業
  紅網記者 劉容 實習生 肖韻蕙 長沙報道
  盛夏,長沙馬路邊的一處綠化帶旁,炙熱的大地放出“請勿靠近”的訊號,但不知情的小鳥還是被大地燙得彈向了天空。
  在“烤驗”長沙的關鍵時刻,依然有一群叫做快遞員的穿梭在長沙大街小巷。那麼,他們的工作狀況如何?是否享受到了適用高溫工作環境下的補貼——高溫津貼呢?
  近日,紅網記者來到長沙市開福區四方坪商貿城附近一快遞點聚集區調查採訪時發現,超過8成以上快遞員表示從沒聽說過高溫津貼,而另有快遞員表示聽說過,但沒收到。
  快遞“老兵”自稱只在鄭州享受過
  “高溫津貼?沒聽說過。”這是記者在接近40度的長沙城區,從快遞員口中聽到次數最多的一句話。
  來自益陽的曹師傅是一個月前進入中通快遞工作的。記者見到他時,他正在給收件人打電話。提及高溫津貼,曹師傅頓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我在其他行業工作時領過高溫津貼,但做快遞員還沒聽說過有高溫補貼這回事。”
  曹師傅的同事唐師傅是快遞行業的一名“老兵”,他皮膚黝黑,面容疲倦。聽到談論高溫補貼的事,他插言道,“哪裡還有什麼高溫津貼咯,如果要發,還有幾百號人等著要領呢。”曹師傅自稱曾在深圳、西安和鄭州等快遞公司工作過,只有鄭州的快遞公司發過高溫津貼。
  當問及是否收到綠豆、白糖等降暑物品時,兩個師傅仍然有所遲疑,唐師傅無奈地表示,“這個應該會有吧,其他公司貌似都有,但我們還沒有收到過。”
  聽說過但沒收到過高溫津貼
  家住在長沙市天心區的中通快遞劉師傅每天早早地要趕到所在快遞點取件,八點半就已經分類完畢。他是所在區域的三個快遞員之一,每天都有幾十件不等的快遞要派發。
  時值中午,他正握著手機給沒有寫清詳細地址的客戶打電話。豆大的汗珠佈滿了他的整個臉部,衣服早已被汗浸濕成“紅與黑”。“中午雖然天氣熱點,但正是上門送件的好時期,因為大多數顧客在家。不過很多顧客總是沒有寫清地址。”
  “高溫津貼?很久以前聽說過,但我還沒收到過。”劉師傅覺得應該有一些適當的補貼。“像我還好,我的很多同行因為每天汗出得太多,所以很困很疲乏,不怎麼適應。很多顧客都不怎麼想接近我們呢,因為有一股汗臭味。”
  快遞老闆稱沒有固定發放標準
  韻達快遞的快遞員正在整理快件,問及有沒有收到高溫津貼,他稱要問老闆,“我們有些事情可不知道,說錯了老闆會責怪我們的。”他說這話時,店內一負責人正往這邊張望。
  身穿統一工作服的順豐快遞員們正在緊張地忙碌,他們並沒有過多的時間與記者交談。不過問起高溫津貼,工作了幾個月的文師傅表示,“公司說有但是還沒有發放,防暑用品還是有的”。對此,順豐速遞一網點負責人證實,公司有規定會給快遞員一些高溫津貼,目前正在實施。
  而申通快遞的某私人老闆表示,他們基本只在申通公司取件,快遞員的工資是自己發放。“也會提供適量的高溫補貼吧,不過沒有固定的標準。”
  在記者調查的15位快遞員中,只有1位為亞馬遜公司送貨的快遞員說有150元以上的高溫津貼,2名快遞員稱“聽說了但還沒有收到”,12名快遞員均表示“沒有聽說過”。  (原標題:【高溫津貼】快遞員:八成快遞員稱未聽說過高溫津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c31jcwbsv 的頭像
jc31jcwbsv

歌舞青春

jc31jcwbs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